神之右手小查克

主混欧美圈,主机游戏,混二次元。音乐剧圈,足球,文学圈,rps

【空军组】【Farrier/Collins】你会再次路过我身边 1

敦刻尔克

空军组  Farrier/Collins

现代au 都是SAS的成员

可能有ooc,如果有,那都是我的问题,汤老湿和老邓哥哥肯定是没问题的

应该是HE结局



1

 

你的手

离开了我的手

遥远而令人心痛,彷佛你已经死去。

 

 

 

       英伦的天气永远都是沉闷的。灰色在天空上抹上了几笔忧郁的颜色,就像是Collins眼中的阴霾一样,让天空不在拥有以往湛蓝的晴朗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Farrier的去向不知,这还是过了很久Collins 的直属上司告诉他的。这是Collins在阿富汗支援时候的事情,等他回到赫里福特基地时才被通知到这个消息。已经过了生还时效了,基本上Farrier的名字归到死亡名单里。

 

他和Farrier同属于SAS(英国特种空勤团)22th的成员。虽说都是小队成员,但是Farrier是从英国皇家空军志愿调到这里,而他是在牛津大学读书的时候被特招进来的。

 

       说起来Collins不由得感到幸运,当他进行赫勒福团本部的选拔时,单人的越野行军真是差点没有要了他的命。

 

他背着25kg重的包在雪地中行走,雪已经没过他的大部分小腿而且不停的往他的靴子里灌,Collins的脚和小腿已经冻到流血然后血又被冻住,这样反复的过程直到血和裤子还有靴子黏在一起时,Collins已经感觉不到下半肢的疼痛了,这时64公里的路程才走了将近三分之一。

 

背上的背包越发感到沉重,他的膝盖也快失去它原本的作用了,Collins把背包提了提,又拉紧了大腿上的固定绳子,对腿部进行压迫。然后他开始继续艰难的前进。

 

过了几个小时后雪越下越大,已经超过他的膝盖。Collins的眼睛已经快分辨不出来前方的路,他感到疲惫至极,精神出现了恍惚,Collins好像看见一杯英式红茶被泡好放在了他的书桌旁,雾气模糊了他蓝色的眼睛,茶的香味通过室内的暖气飘荡在房间里。他想深深吸一口空气,让茶的余香回荡在肺和脑海里。

 

可是刺鼻的寒风唤醒了他快要沉睡的意识,Collins发现天色已经没有了夕阳的淡红,光消失了。他的处境将会变得更困难,雪没有停止,随着越变越大的呼啸声一起攻击着金发男孩濒临崩溃的身体。

 

还剩下大约二十公里,但是这才是真正危险的路程。黑夜带来的是恐惧和迷失,雪的阻扰和快到极限的精神和身体,都将是Collins要面对的生命中最大的挑战。

 

还剩下最后4个小时的期限,Collins调整了他靴子的扣带,把带子拉到最紧。他觉得这样可以给他一定的精神支持,其实他知道这并没有减轻什么负担。Collins努力地跑着,他的精神紧绷着分辨前方的道路。

 

在最后几公里,Collins的腿已经快抬不起来,无法突破雪的阻力。他开始用他的手推开一条道路来带动他的身体前进。当Collins到达终点时,他整个人跌倒在了雪里,旁边负责统计人数的教官把他抱起来扔进驻扎帐篷里,里面的军官给了他一杯热呼呼的红茶。

 

此时,Collins的大脑已经放空,他下意识的喝了一口红茶,被滚烫的茶水烫到,意识才回到脑海里。Collins开始打量着帐篷里的一切,比他先到的人捧着茶杯沉默的喝着,围在一起交谈的则是负责选拔的教官。

 

突然夹杂着雪的冷风吹进帐篷里,这是外面站着等人教官回来了,这代表着选拔已经结束。Collins这才意识到他合格了,他完成了迈向SAS的第一步。

 

帐篷里其他的教官一起离开帐篷,一团冷气出现在他的左侧,他迟钝的向那边看去,是那个刚刚回来的教官。Collins不由自主的开始观察他的相貌,他有着很深的眼窝和蓝色的眼睛,和自己的眼睛不同,他是海洋般的眼睛,平静,深邃,但是一旦海面开始起伏,他将会吞噬能够被海包容的一切。他的嘴唇很性感,Collins看到他的嘴唇时,脑海里出现的第一反应。男孩默默的低下头喝茶来掩饰他刚刚的想法。

 

“男孩,恭喜你成功半只脚踏入SAS。希望我能在基地看到你戴着贝雷帽的样子。”那个教官对着Collins说到,随后他把一盆水端到Collins的脚下,“你把靴子脱了,泡一会儿,不然小心腿部坏死要截肢。”

 

Collins把靴子脱下来的时候发现,裤子已经黏在腿上,他用力撕开裤腿把脚放进盆子里,他动作迟缓的弯下腰清理腿部的血污时,才发现皮肤冻裂了,然后流出的血干了附在腿上和裤子粘在一起封住了进风口,导致他的冻伤没有进一步加深,脚上冻出的水泡磨破了,同样也是和袜子黏在一起。

 

Collins庆幸地深吸了一口气呼出来,等待他的将是14周的接续训练,这将决定他是否会真正进入到SAS当中。

 

 

 

Farrier:

 

Farrier刚刚执行完东欧的反恐行动,有几天在基地自由的时间,结果接到了长官的命令,去选拔今年新招的新兵。

 

今年的选拔时间推迟了两个月,刚好是赫里福特天气最恶劣的几天。这一届将是最严格的选拔条件。Farrier看着手上拿着的选拔要求,20kg负重在20个小时里行军64个小时,他的手点了点这一条要求,他当时的选拔条件才是一天之内45公里,他幸灾乐祸地笑了笑,随意地翻了后面的训练要求,这些倒是没有太大的变化。

 

Farrier把资料丢在桌子上,拿起桌上另一份资料看。这一份是人员名单,他快速的翻着,当他翻到Collins那一页时,停下来仔细看了一下,照片上的Collins脸圆圆的,很可爱,长的瘦瘦的,大二就被SAS看中招募进来,应该是挺有天赋的,Farrier想到,他的目光移到专业那一栏,弹药工程专业,难怪会被看中,希望不要死在长途急行里了。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 Farrier站在终点等待着,基本上快到时限了,他内心有点惋惜,他大概是看不到那个金发的小男孩了,不过就此退出也好,回去上完大学找个好工作过平凡的生活。当然前提是被教官找到不要死在雪里。

 

       一个瘦瘦的身影缓慢地移动过来,Farrier发现是那个男孩,男孩凭着手的力气拖动着身体移动到他的身边,倒在了雪里。他把男孩抱进驻扎的帐篷里,然后不舍的出去站着,等他坚持完最后,他就马上进来跟金发男孩说话。

 

       Farrier迫不及待地回到帐篷里给男孩打了一盆温水,他看得出来男孩的脚已经冻伤了,所以在最后的路程主要用手在移动。他向男孩说的第一句话就是希望看到贝雷帽在男孩金发上的样子,然后一脸灿烂的笑容看着他。虽然后半句是他脑补,但是他由衷的希望男孩可以跟他一起并肩作战。

 

       他有点高兴来当这个教官了,这样他可以和男孩有更多交流的机会,然后在分队的时候把男孩抢到自己的队伍里。

 

 

 

 

Collins: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 Collins回想着他和Farrier第一次的见面,当时他还是个没有毕业的大学生,而且他很瘦,没有什么人看好他能进SAS,即使第一部分通过了,在之后的训练里也很有可能退出。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只有Farrier向他表示了关心。Collins想着Farrier对他隐秘的表白,当然这个隐秘的表白是后来他们在一起时Farrier跟他说的,而且Farrier说他对他一见钟情。

 

       他们已经在一起5年了,每次出任务的时候他都会对Farrier说活着回来,Farrier会笑着摸摸他的头发,说到我尽量。因为他说他无法给我的所爱一个确定的回答,他不能给Collins一个渺茫的希望,让他的金发男孩一直等他。他不在了,Collins还是要继续生活的,不能永远停留着一个时段里无限的轮回。

 

       Collins想到,每次Farrier的承诺都会守信,但这次他们可能真的无法在见面了。作为保密级别很高的部队,大家并没有什么私人物品,他只有他腕上那支Farrier的手表,那是他所拥有关于Farrier的一切了。


ps: 时间线是现在13年,回忆里是09年


Collins在09年是19岁,Farrier是24岁 年龄和真实的年龄差有点区别


SAS是英国特种空勤团,是现代很有名的特种兵。有两种招募方式一是其他军团的志愿者,Farrier是英国皇家空军的志愿者,然后进来的;另一种就是物色有潜力的牛津大学的学生加入进来,Collins就是这样被选拔上来的,而且是因为他是爆破工程专业,SAS需要这样的人才。

老法说想看到Collins带贝雷帽意思是因为,只有撑过行军之后14周接续训练,才能永久性的加入SAS,标志就是获得贝雷帽和徽章

老法是军痞那种性格,而且Collins在一堆兵里很特殊(主要是好看和专业特殊),所有抱着要特殊人才的想法接近他,希望Collins通过考核,然后在考核里混熟,结束考核后拉进他的队伍。他就会有一个长得好看而且有特殊技能的队员了。


像这种保密度很高的特种部队里,身上是不可以特殊物品和特征的,比如纹身或者是挂饰,这样会让敌人记住你。当他们两个在一起后就只是把自己带过的手表交换了,因为都是部队统一标配。


像这种特种选拔会有死亡概率的,就是说你途中掉队了,然后教官后来没有找到你或者是在找到你以前就死了的,是很正常的事情,那些在帐篷里的军官后来出去就是去找人的。

上一篇 下一篇
评论(5)
热度(52)
©神之右手小查克 | Powered by LOFTER